自从第一个世界社会论坛(FSM/WSF)于
2001年在阿雷格里港召开以来,全球正义运
动已在扩大和巩固。世界社会论坛
(FSM/WSF)在拉丁美洲,亚洲,非洲和北
美 (2016年8月)延展。不断呈现出的新主
题充实着这一论坛的活力。在2013年和2015
年,核电已成为几项反思活动的主题,第一
界社会反核论坛已于2016年春季在东京举行,
此论坛 “号召全球联手向无核世界”推进。在
蒙特利尔,第二界抗核论坛已借机在世界社
会(FSM/WSF)举行。
就人口比例来说,法国是世界最核武器化
的国家,法国反核运动和组织认为法国适宜
在 2017 十一月初于巴黎主办下一届世界社会
论坛来反核。
在法国,最近几年已看到在核领域引起轰
动的故障在不间断地连续发生:是通过政府
的干预救助,阿海珐才得以逃脱破产; 在容器
和中央蒸汽发生器的建造过程中的欺诈行为
导致核电厂因安全原因不得不停机; EDF公司
在 EPR项目(奥尔基洛托,弗拉芒维尔,欣
克利点)中的冒险正在危及其财务状况。
在世界范围内,核电导致的问题已一发不
可收拾。放射性废物会上千年地存在,而且
将来管理这些核废物的问题也强加在后代身
上。由此,我们难道不应该先停止生产吗?
铀在第三世界国家的提取是污染的主要来源,
首先影响到的是这个部门的工作人员。那些
在核维修时,置身核辐射中的工人的健康受
到威胁。马亚克,温斯克尔,三里岛,切尔
诺贝利和福岛的大灾难向我们证实了这一活
动是诸多难以管理的危害的来源。然而,本
应保护受害者的当局,在现实中却试图迫使
人们生活在受污染地区(Ethos 程序)。
如何结束,从材料提取到废物管理,这一
已被证实为致命的活动?如何避免新的大灾
难?如何果断地切入必要的能源过渡?
与全球核专家所确信的相反的是:核发展
不可能成为 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方案。这不
仅是由于它本身活动(开采,建筑,运输,
拆解,储存)要发出温室气体, 而且特别由
于为满足需要,应该建立数百个反应堆,这
也涉及多重风险(意外事故,废料,增殖)。
有什么策略能一方面迅速停止生产核能源,
一方面减少人为温室效应导致的气体释放呢?
民用和军用核电之间的联系是多方面的,
前者是后者扩散的载体,二者在法国,阿海
珐,CEA和EDF都扮演着相同的角色。
除了昂贵以外,核威慑政策更是犯罪行为。
这是违反谴责使用核武器并将其视为对人类
犯罪的联合国决议的。应该提醒的是:核爆
炸在试制过程中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
它的用效,并且北半球总是覆盖着十九世纪
六十年代做放射性测试的剩磁。 2017年,在
联合国开幕谈判的关于禁止核武器的条约,
能否最终成为实现全球核裁军的决定性的一
步?
正是为了讨论所有这些问题,我们邀请您
参加此国际会议,借此来分享我们彼此的经
验,并设法一起为实现世界无核武器,无核
能源产品而行动。